“炒油族” 2020年如何把握“钱景”

admin 2020-01-11 阅读:106

  “我看去年年初原油市场行情挺好,就开始参与了原油交易,结果总是出现刚买进就大跌,刚卖出就大涨的情况,太难了!”回想起2019年原油市场整体震荡不休的行情,一位期货投资者如是感叹。

  展望2020年,业内人士称,原油市场供需状况仍旧难以得到明显改善,同时地缘风险难消,因而趋势性行情较难寻觅。在此预期下,“炒油族”在2020年该如何探寻原油的涨跌节奏,把握好“钱景”?

  原油或延续震荡格局

  回顾2019年,整体而言,原油市场可用“宽幅震荡”来形容。展望2020年,机构认为原油市场趋势性行情难寻,预计仍将处于震荡格局。

  以美国原油为例,据Wind数据,虽然纽约商品交易所NYMEX原油期货价格2019年全年累计上涨33.62%,但这主要得益于2019年一季度市场修复情绪带来的上涨。仅2019年一季度NYMEX原油期价便累计上涨31.37%,从2019年初开盘的45.80美元一路上涨,并站上60美元关口;从2019年二季度起至2019年末,NYMEX原油期价便在50.52美元至66.6美元区间震荡,区间涨幅仅为1.71%,区间振幅却达到了31.83%。再看国内期货市场原油表现,上海期货交易所原油期货2019年全年累计上涨19.5%,其走势与国际油价大致吻合。

  对于2020年原油市场的表现,众说纷纭,综合而言,分析机构认为2020年原油市场将处于多空拉锯状态,供给端和需求端均存在不确定性,油价将延续2019年震荡格局。

  高盛预测2020年美国原油目标价格为60美元,布伦特原油的平均价格为63美元。摩根大通预测2020年美国原油期货目标价格为60美元,布伦特原油期货目标价格为64.5美元。普氏能源资讯认为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将在2020年初维持在65美元上方,此后到年底将回落至每桶60美元的低位。美国能源署(EIA)预测2020年布伦特原油的价格在61美元左右,美国原油价格将下滑至55.5美元。

  多因素影响原油价格

  在原油市场震荡的背后,则是多重不断变化的因素共同在起作用。“基本面可以衡量,其变化也可以追踪,但没有人能准确预测政策、地缘局势等全球性事件的动向”。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。

  就基本面而言,机构普遍认为,2020年全球原油市场的供需平衡仍旧难以得到明显改善,供应过剩局面延续。

  兴证期货研究认为,供给方面,由于经合组织(OECD)库存与5年均值的差距越来越小,以及以沙特为首的主要石油输出国组织(OPEC)国家的财政赤字有所好转,预计OPEC+在2020年3月份之后继续维持大幅度减产的可能性较低。即使全年超额减产,减产的部分也将大概率被美国的增产所覆盖,而其他非OPEC国家2020年仍可贡献70万桶/日左右的额外增量。需求方面,全球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乏力将继续影响2020年需求增量,但好在亚太地区由于大炼化和补库存的需求可能为全球带来约35万桶/日的额外增量。

  此外,2020年可能影响原油市场走势的其他因素也值得投资者关注。

  首先是地缘政治。石油除了具备一般商品属性外,还具有战略物资的属性,所以受政治局势的影响较为明显。据悉,2019年12月28日,中东紧张的局势导致伊拉克一座日产9万桶的油田关闭。2020年1月3日,中东局势升温成为全球金融市场的第一只“黑天鹅”,对原油市场的影响尤为明显。

  其次是OPEC+减产协议的可持续性。俄罗斯石油部长Alexander Novak日前表示,2020年,俄罗斯可能重新评估是否参与减产,并可能结束与OPEC的合作。业内人士称,OPEC+减产协议离不开俄罗斯,如果俄罗斯不出席、不参与,届时大多数OPEC产油国减产的动力将不复存在,原油价格或将快速下跌。

  再次是美国大选结果。2020年11月,美国将选出新任总统。分析人士称,目前预测美国民众的想法还为时尚早,一方面,如果民主党人上任,美国石油产量将下降,因为大多数民主党候选人热衷于反对使用石油和天然气;另一方面,市场普遍认为特朗普当选有利于美国经济增长,如果特朗普连任,油价涨势将保持稳定。

  最后,机构普遍预计2020年全球金融市场风险偏好继续提升,这将对已经出现走软迹象的美元汇率继续施压,同时对以美元计价的国际油价构成上行压力。

  把握季节性规律

  不过,对于散户投资者而言,趋势性的大行情对其进行原油交易参考意义不强,如何在价格涨跌拐点处准确“踩点”,才是其最关注的信息。

  南华期货原油研究员袁铭表示,影响原油价格变化的因素众多,但是其中某些影响因素可能会在每年反复出现,并造成相似的价格波动,这就是投资者较为关注的原油市场季节性变化规律对油价的影响。把握原油市场的季节性规律,才能在扑朔迷离的原油市场中看到“钱景”。

  “通常情况下,原油需求具有较明显的季节性特征,一般出现在夏季和冬季。夏季是汽油消费高峰,冬季则是取暖油需求高峰。在这两个阶段,原油需求量通常都会达到年内高位。从美国原油近20年的月度平均需求来看,原油需求在7月份达到年度峰值,之后在9、10月份回落,冬季需求再次走高。”袁铭指出,“美国炼厂原油投入以及炼厂开工率在夏季和冬季出现两个高峰。这也与原油月度需求高峰相对应。从逻辑上来讲,下游炼厂的最大原料是原油,在汽油和取暖油这两个油品需求高峰来临之时,炼厂通常都会开足马力生产,那么成品油需求季节性推动炼厂开工季节性走高,从而传导至原油需求阶段性走高,如果在供应相对稳定的情况下,就意味着原油库存会大幅下降,从而推动油价积极性走强。”

  方正中期期货原油研究员隋晓影也指出,从近10年原油走势季节性表现来看,油价在2-4月份以及7-8月份上涨的概率较大,在年底及年初下跌的概率较大。

  不过,整体上来看,2019年原油走势季节性特征并不十分明显。“这可能与影响原油走势的因素较多有关。除供需面影响因素之外,原油也会受到宏观经济、地缘局势、资金、天气等因素的影响。由于影响因素众多决定了油价波动较大,因此,季节性特征就显得较弱。”隋晓影表示。

  袁铭也提醒投资者,原油价格的季节性走势有赖于供需结构平衡的前提,在此前提下,原油价格的季节性表征较为明显。此外,宏观事件、地缘政治等因素的发生也会弱化、甚至是掩盖季节性规律。

评论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