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铁来到我家门:阜阳春运之变

admin 2020-01-12 阅读:1

 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阜阳1月10日电(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王海涵、王磊)1月10日是今年春运首日,记者乘坐高铁来到安徽阜阳西站,早上9点03分准时到站。一进站,记者看到,高架式站房气派宏伟,4万平方米站内区域一望无边,诸多便民设施和暖心服务台一应俱全。一位同车旅客打电话时感慨:“我回来了!还是第一次看到家乡高铁站,没想到这么气派!”

  在阜阳,铁路的发展和风起云涌的民工潮息息相关。阜阳人口超千万,是闻名全国的民工输出集散地之一,每年有近350万人在江浙沪等省市务工。过去春运,一直存在着务工人员出行难的问题。

 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,阜阳农业产业结构调整,农民纷纷外出务工,民工潮由此形成。“出去时,‘蛇皮袋’(编织袋)里装被子;回来时,旅行包里装票子。”这是当时外出务工人员的真实写照。

  1998年至2010年,铁路交通大发展,阜阳民工外出人数也猛增到每年百万人以上。阜阳西站客运值班站长杨静有着19年工龄,她曾在老火车站工作,见证了一年又一年的春运,以及这其中大大小小的变化。

  她和同事回忆,那时,阜阳站每天停靠列车只有五六对,春运高峰,农民工兄弟为买一张火车票,不顾天寒地冻,守在水泄不通的露天广场排队,连如厕都很困难,甚至不敢上厕所,人一离开就要重新排队。

  “站前广场里三层外三层都是人,有人提前5、6天就来排队买票,但还是一票难求。现场秩序都靠职工人力维护,大伙24小时都闲不住。”杨静回忆。

  她至今难忘那时的进站情景:务工人员肩扛大包小包,带着孩子赶到售票厅,放下背包让孩子看着,自己排队买票,随后再背起包拉着孩子跑向候车室,用嘴含着车票,伸着脑袋递给检票员……

  图为曾经的阜阳春运场景资料图片为铁路部门提供

  1997年,随着京九铁路全线贯通,阜阳成为五条铁路的铁路枢纽。2008年春运,改建后的阜阳站有4个候车室,总面积约5000平方米。

  2019年12月1日,京港高铁商合段、郑阜高铁开通,旅客出行时间大大缩短,乘车更为便捷。阜阳人民期盼的大喜事终于到来。

  在阜阳西站,记者现场感受到,旅客出行变得更加“商务化”,行李越来越少,步履越来越轻快,神色越来越轻松。还有站内“小甜橙”志愿者带来贴心专业服务。

  “现在有了高铁和电子客票,车站运力明显提升。车站环境和设备设施变好了,务工人员反而偏向于选择高铁出行,可选择的车次也增多不少。此外,家乡不断发展,也在不断吸引务工人员返乡。”这是杨静今年春运感受到的最大变化。

  现场,杨静还向记者介绍了站内高标准配备的“四区一室”,包括军人候车区、重点旅客候车区、商务区、儿童游乐区、母婴候车室。此时,记者遇到了准备带女儿去合肥的宁涛先生,小女孩正在儿童游乐区玩耍。

  他告诉记者,自己是阜阳人,但是和妻子一起在合肥工作,今天正准备带着女儿去合肥玩几天,属于“反向”出行,有了高铁,一切都方便了许多。

  当下,阜阳至合肥最快旅行时间由过去的2小时24分压缩至1小时10分,阜阳至上海最快旅行时间由过去的9小时33分压缩至4小时02分,形成亳州、淮南半小时交通圈,合肥、商丘1小时交通圈,南京、武汉、郑州2小时交通圈,杭州、苏州3小时交通圈,上海、北京4小时交通圈,旅客到长三角城市的乘车时间大大缩短。

  未来,8条高铁路线在阜阳交汇通车,境内各县拥有5个高铁站,列车开行将呈几何级增长,阜阳铁路的枢纽地位将日益凸显。高铁就像一针催化剂,为阜阳全方位融入长三角注入崭新动能

  图为1月10日当天,阜阳西站内的春运景象。王海涵摄

  图为1月10日当天,阜阳西站内的春运景象。张梦辰摄

  图为阜阳西站外景任长波摄

评论(0)